山西小说网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2章 退婚风波(第1页)

林燃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林震天又给秦思源记了一笔帐,只当时自己出尔反尔惹林震天担心了!

“既然你决定了,爸爸自然是支持你!”

林震天会这么说,林燃自然不意外,毕竟林震天有多讨厌秦思源,没有人比林燃更清楚了!

……

令林燃没有想到的是,她昨天才和林震天说了和秦思源退婚的事,结果还没等自己出手,林震天就直接把婚给退了!

“林燃,你他妈是不是有病!”林燃一大早被电话吵醒,刚一接听,秦思源那无比刺耳的辱骂声就接二连三持续了整整十多分钟。林燃觉得,如果不是自己不识相的打断,秦思源估计还能骂半个多小时。

林燃也是醉了,她上辈子的脑袋是被林思源踢了吗?就这种货色,她是怎么做到死心塌地非这种傻缺不嫁的!

“秦思源,你再给我骂一个字,信不信我找人把你舌头割下来喂狗!”

林燃阴沉的声音让秦思源一愣,印象中,这还是林燃第一次对他说狠话。

秦思源懊恼的捶了一下桌子,随即反应过来,他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让林燃这种小丫头片子给吓住了。

温柠溪在一边听着,心里不由得一个哆嗦,林燃向来言出必行,虽然可以听出林燃刚才说的不过是一句气话,但是她也丝毫不怀疑,秦思源要是再这么骂下去,林燃真可能找人把秦思源的舌头给割下来喂狗!

“林燃!”秦思源到底有所收敛:“林燃,你到底什么意思,非要结婚的是你,现在要退婚的也是你,你反反复复,是觉得逗我很好玩吗?”

听着秦思源咬牙切齿的声音,林燃眼神不由得暗了暗,说出的话更是毫不客气。

“秦思源,与其有功夫逗你,不如去买条狗逗一逗更能让本小姐开心!”

秦思源:“……”

温柠溪:“……”

“林燃,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吗?”敢这么和他说话,这还是他认识的林燃吗?

林燃:“秦思源,我脑子是被你踢了!”

秦思源:“……”

“林燃,你不要在这里给我耍嘴皮子,我和你是有什么深仇大恨,你要这样子羞辱我?”

林燃蹙眉,越发不愿意听到秦思源的声音,但还是耐着性子询问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,有事说事,你不要跟只疯狗一样在这里乱叫!”

秦思源:“……”

“你让你爸来退婚,退婚只说就是了,拿三百万侮辱我有意思吗?”秦思源越说越有气,嘴又不受控制的胡乱开炮了起来:“我他妈的堂堂秦家大少爷,缺你那三百万!”

啪!

秦思源:“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秦思源就听啪的一声,林燃直接将电话给挂了!

挂掉电话,林燃终于觉得世界可算是安静了。犹豫了一会儿,林燃还是给林震天打了一个电话,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林燃乐的不行,她这两世还没发现,原来林震天还是这么记仇的人!

本来还担心闺女会怪自己的林震天,听到林燃是真的想要退婚,瞬间也就放心了。

热门小说推荐
贴身保镖

贴身保镖

本是最出色的特战队员,带着队友执行绝密任务,却因为叛徒的出卖,失去了荣誉。带着仇恨与不甘心,他游离在都市之中,本以为会平凡的生活,却因为一次意外被美女总裁给看中了,成为女总裁的贴身保镖。...

锦鲤农妻

锦鲤农妻

陈卿是傅凛被逼无奈倾家荡产买来的媳妇,对此他心里特别难受,连累俩只小包子一块吃苦,但敢怒不好意思言直到有一天陈卿惹毛了他,傅凛拉脸,用尽毕生所学冷冷道前不凸后不翘,干干瘪瘪四季豆,你未免也太自信,谁会喜欢你?叮!系统提示,恭喜您获得来自傅凛50000点好感币,等级提升。陈卿懒癌少女×忠犬直男萌宝助攻,1V1,好软好甜真香现场。...

阴妻撩人孟子辰唐灵

阴妻撩人孟子辰唐灵

☆☆☆本书简介☆☆☆直接版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说,直到那一天,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文艺版青石路,青石桥,一把油纸伞下青衫依旧!奈何桥上,等一世轮回,我愿用百年阳寿,换你一世芳华!佛前三叩首,期许三世情缘。佛说入红尘婆娑,为何偏求?不昧三世因果,不知心向何处,何来解脱。这一切,从那一夜我遇到了唐灵开始...

大明暴君之我是个木匠

大明暴君之我是个木匠

主角林凡,意外穿越成为大明天启皇帝,开启草根皇帝养成系统,从一个个小任务之中崛起,成长为一个杀伐果断的皇帝。东林党有人不服,杀!阉党有人不服,杀!贪官迂腐官员之流杀,林凡在这个时代,以自己的强硬手腕,改礼法,改奴役制,让百姓们挺起腰杆做人...

名门俏妃:憨痴王爷放肆宠

名门俏妃:憨痴王爷放肆宠

拜托,骑在我身上的这位帅王爷,请你先从我的身上下去先,姑奶奶可不是随便的人!...

间客

间客

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人们的心灵,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,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康德当许乐从这行字上收回目光,第一次真正看到尘埃后方那繁若芝麻的群星时,并没有被震撼,相反他怒了大区天空外面的星星这么刺眼,谁能受得了?天天被这些光晃着,只怕会变成矿道上那些被大灯照成痴呆的野猫!于是许乐放弃了成为一名高贵女性战舰指挥官辅官的梦想,开始在引力的作用下,堕落,堕落,堕落成了看门房的外乡穷小子,出卖身体的可怜男子,从事繁琐工作的男保姆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里,露着白牙,眯眼傻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