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小说网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3章 土豪挥金(第1页)

迫于经济压力,乌此夏最后连猪饲料都没有放过。

心一横头一铁,回复了经纪人谢浩漾那边要做这期直播带货,乌此夏忧伤的拿起镜子端详了自己的脸很久,愣是没想通自己不算倾国倾城,也是个日常生活中的大美女,怎么做直播就一点人气都没有呢?

乌此夏还在这儿伤悲感秋之际,手机铃声突然响了。

她手一滑,镜子便啪一声落了地,电话来电显示是“老妈”,一个没事儿不会随便给她打电话,一打电话必定不是好事儿的女人。

乌此夏深吸一口气,做好心理准备才接起电话。

“夏夏啊……”那头先响起了慈祥的女音。

“……您正常点,”乌此夏扶额道,“听得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。”

“乌此夏你这死妮子别给我给脸不要脸啊,”吴慧真女士温柔的嗓音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颇有泼妇骂街架势,“我对你温柔点你还嫌弃是吧,你就非得听到我骂你你心里才爽是不是?”

“诶!”乌此夏乐了,“我现在心里爽了。”

“……”吴慧真女士翻了个白眼,终于进入真题,“你别在这儿给我皮,我问你啊,你跟小于情况怎么样了啊?”

“什么怎么样了?”乌此夏立马道,“什么小于?”

“别在这儿给我装傻!小于啊,你那相亲对象,就前段时间一直跟我们家有联系的于家那老太爷介绍的,你小时候还经常喊人家大胡子爷爷呢!”吴慧真道,“你俩到底聊得咋样啊?彼此觉得合适不?要是觉得合适就什么时候约出来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,好好地发展一下啊。你也奔三十老大不小的人了,连个恋爱都没谈过,你爸要是知道了不得批死我?”

“他能知道么他,”乌此夏把镜子搁桌子上,长长的叹了口气,“还有,吴慧真女士,我必须严肃的批评你一下,我才二十七,离三十还有三年,请不要过度夸大我的年龄谢谢。”

“我最近老觉得你爸有点反应,”吴慧真突然叹了口气,说到,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醒了呢。”

乌此夏顿了顿,电话便沉默了一瞬,不过她很快又起了话头:“总之我的事儿你就少操心哈。”

“我能不操心吗我?”吴慧真的情绪也跟着一变,“我警告你啊,你好好跟人家小于处,处成了也是姻缘一桩啊。”

乌此夏真没好意思告诉吴慧真女士她和那位小于加微信已半月有余,唯一的联系是几十分钟之前对方发给自己的“你好”,并且她还没有来得及(不想)回复。

含糊两声把吴慧真给打发了,盯着聊天记录看了会儿,乌此夏挣扎再三,也回了“你好”两个字。

对方估计是去忙了,也没有再继续回她。

乌此夏一大早就赶到公司和猪饲料卖家进行对接了,直播就安排在晚上八点,所以白天她的熟悉一下直播流程之类的东西,时间还是比较紧的。

十八线小网红是不配有自己单独的化妆间的,乌此夏推开大化妆室的门,已经有不少人在准备今天的工作了,乌此夏到自己的工位上坐下,点开了猪饲料卖家发给自己的基本资料。

她刚看了没两页,同位就来了。

“小夏,听说你接了个大单啊?”云小茶跟乌此夏算是同一批次进公司的,不过她的粉丝量积累得比她多一些,且走的路线也是高端路线,和乌此夏接地气的风格截然不同。云小茶虽然档次比乌此夏高一些,但和化妆间里其他的人不太一样,她和乌此夏的关系不错,平时还能约着一起去吃吃饭逛逛街什么的。

听到云小茶问自己,乌此夏抬起头看向她:“对啊,一比十的分红,卖的多还是挺划得来的。”

热门小说推荐
超级精气

超级精气

捡到一只鳄龟,养了一个月,竟长到了十米长,只好放养在海里。第二个月去看它,没想到这厮已经长到了三十米,正叼着一头鲨鱼大快朵颐什么?深海市首富的运输船队在索马...

权宠悍妻

权宠悍妻

为助晋王夺得皇位,安诺萱倾尽一切,换来的却是幽禁地牢,身份被庶妹替代,眼睁睁看着儿子死在眼前绝望中,男人身披霞光而来,抱着她的尸体倾覆了江山。一朝重生!身怀逆天医术,手握上古神剑,带着儿子披荆斩棘,安诺萱只想杀尽一切负她之人!男人却步步紧逼偷了本王的心,盗了本王的种,抢了本王的家业,还想走?爹爹好惨,娘你只能以身偿还啦!安诺萱...

不朽剑帝

不朽剑帝

天玄大陆,诸国林立,天降神炉,可熔万物,一代邪神踏天之路,成就不朽剑帝。...

斗罗之力能操控

斗罗之力能操控

转生在斗罗大陆的我,却觉醒了超能力力能操控。那么问题来了,超能力可以套环吗???主世界斗罗,到了后面会获得穿越世界的能力,预定世界为海贼火影之类。...

皇后重生要谋反

皇后重生要谋反

前世,她用医术替他拉拢人心,让外祖用兵权助他登位,结果最后却换来满门屠杀,惨死收场。重活一世,她绝不会再让自己活成一场笑话。她要用她五年的记忆,高超的医术,力挽狂澜。保幼弟,护祖母,斗白莲,杀渣男。她要让所有害她的人血债血偿!只是这前世夫君的弟弟怎么缠上了她?说好不再入他夜家门的,结果却终是难逃这前世今生的命运!前世今生都是1V1,无敌甜宠文,大家一定要看哦!...

三十之年

三十之年

我曾经风光过,现在落魄了,被老婆看不起。我亲眼看着老婆跟别的男人手拉手,进入酒店。三十岁的人生,我在城市里苦苦挣扎。我不服,我是三十岁的男人。...